得之我幸

今天国庆。

下午正玩儿手机,收到一条消息说我充值的100元话费已经到账。

可是我没有。

脑子中第一反应是听多了有人充话费充错的,终于算是碰到我身上了。

想着待会儿是不是有人打电话说手误,能不能把话费还回给他。

我应该还呢,还是装死不还?

纠结啊……

这个时候,多多跑过来,语带开心的说她远在东莞打工的爸爸妈妈给我们一人充了100块话费,因为今天过节。

又说本来妈妈拿了200元去给爸爸买鞋子的,但是因为我们在网上给他买了,于是就将钱给我们充了话费。

除了一句唉,我当时竟然无语。

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应话。

脑中时光犹如倒带。往事历历在目。

自然最近的画面是带果果去东莞外公外婆那里过年。

外公外婆虽然年近五十,可是依然还在外面打工,干的是年轻人才有精力做的手艺活,忙时能加班到晚上11点。

过年都没有回老家,就在租房凑和。

于是,我们带果果去陪外公外婆过年。

外公外婆可能在我们抵达的半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各种零食水果。铺好了床,买新的拖鞋,牙刷。

在那里我们加小舅子三个年轻人变着法的玩儿,看电影。

外公外婆两老恨不能将果果粘在身上,带着楼下散步,坐摇摇车。

再顺带打上来我们洗澡用的开水。

(图已丢)

……

时光再次倒带到果果出生。

外婆是晕车的。

但从东莞到邵阳县的狭窄卧铺上,她竟一路兴奋,下车问时,说我这次一点都不晕。

可是那车上的味道,夹杂汗味和脚臭,我们都体会过,且记忆犹新。

那次,两老微薄的工资,带给果果的见面礼是1万。

然后果果周岁,两老依然请假,不顾舟车劳顿,只是不想错过果果的任何一件大事。这次是6千。

东莞那窄小简陋的租房,封闭的转身都困难却又整洁的厨房,还有那一直滴水的厕所龙头下的提桶。

脑海中清晰异常。

……

时光再次流转。

多多和我的婚礼。

那是他们和我爸爸妈妈的第一次见面。

远嫁的女儿终于还是要出嫁了。真的是远嫁。

恩施老家到邵阳县,驱车得860多公里。更遑论坐公共交通没有直达的火车将是多么的不方便。

他们之前对这边的家庭一无所知,更对这个地方是陌生的。

却依然,两老过来,亲自将多多的手交到我的手里。

希望我们小两口能在他们的祝福下,幸福安康,白头偕老。

这次,他们递过来的是两万。

婚礼第二天,湖北家里有老人故去。

他们再次匆匆启程,那次,他们应该甚至没有睡个囫囵觉。

……

我去东莞。第一次见两老。

那天中午,爸爸是没有回来的。

应该是在生多多的气吧。

刚刚毕业,就找了这么一个远方的男孩。

听说,连稳定的工作都没有,身高才一米六,年纪还大不少。

他何德何能,又要把我的乖女儿骗走那么远。

这时,每一位父母都应该不会开心的吧。

何况,那一次见面,嘴笨的我努力再三也只能说表现一般,并未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但两老最终还是败在了多多的坚持和对女儿的信任下。

允许我们继续交往。

……

人说,时下的高房价是丈母娘经济,

可今天,我依然欠债一堆,名下无房。

当然,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我也应该更加努力才是。

但这不是重点。

我想说的是,这一点上,我从没有感受到来自丈母娘那边的一丝压力。

而只有时不时对晚辈的关怀和我满满的感激。

有些记忆,我会深深地刻到骨子里,这是我前进的动力。

书上也常说,父母是没有办法选择的。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一切都是命数。

但是,岳父岳母又何尝能选呢。

谨记文,无他,

只是突然感慨,

如此岳父岳母,得之,实我幸!

38 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